• <acronym id='u2vmm'><em id='u2vmm'></em><td id='u2vmm'><div id='u2vmm'></div></td></acronym><address id='u2vmm'><big id='u2vmm'><big id='u2vmm'></big><legend id='u2vmm'></legend></big></address>

    1. <tr id='u2vmm'><strong id='u2vmm'></strong><small id='u2vmm'></small><button id='u2vmm'></button><li id='u2vmm'><noscript id='u2vmm'><big id='u2vmm'></big><dt id='u2vmm'></dt></noscript></li></tr><ol id='u2vmm'><table id='u2vmm'><blockquote id='u2vmm'><tbody id='u2vm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2vmm'></u><kbd id='u2vmm'><kbd id='u2vmm'></kbd></kbd>
    2. <i id='u2vmm'><div id='u2vmm'><ins id='u2vmm'></ins></div></i>

        <dl id='u2vmm'></dl>
        <span id='u2vmm'></span>

        <code id='u2vmm'><strong id='u2vmm'></strong></code>
        <fieldset id='u2vmm'></fieldset>
          <ins id='u2vmm'></ins>
            <i id='u2vmm'></i>

            最走心的影評丨《星際探索》:太空的孤獨患者,自我拉扯

            • 时间:
            • 浏览:8

            偶爾有些矯情的時刻,會羨慕百年前的探險傢們。對他們來說,地球還是一片充滿未知的夢想樂園,每一片地圖不曾記錄的角落都默默等待著他們登錄、記錄、征服,實現人類最終極的夢想。橫亙在冒險傢面前的困難和距離都不過點到為止,隻要勇敢邁出一步,總能見證傳說中《迷失Z城》的黃金城是否存在。

            百年後的科技給人類更宏大夢想的同時,也無意識地一點點剝奪掉純粹的開拓者夢想。現在說到夢想,要不然得是上九天攬月,要不然得是下五洋捉鱉,簡單的熱情在工業怪獸面前渺小的不值一提——也正因此,每一次在大屏幕上看到人們步入太空,不論是古典的《2001太空漫遊》還是浪漫的《星際穿越》都更令人心馳神往。

            2019年末,人類跟著佈拉德·皮特的孤獨癥和《星際探索》一起,再次追夢星辰大海。

            電影講述地球上接連出現神秘怪象,科學傢發現某種失控的反物質反應正在威脅整個太陽系,人類生存極度堪憂……地球生死攸關之際,天才航天工程師羅伊(佈拉德·皮特 飾)被派往外太空,試圖揭開謎團拯救人類。這是一場橫跨地球、月球、火星、海王星,穿越整個太陽系的硬核冒險,一路危機重重險象環生,羅伊直面爆炸、隕石、月球飆車槍戰、神秘生物等意想不到的考驗,還找回瞭失聯20年的父親!當年羅伊的父親(湯米·李·瓊斯 飾)離開地球探尋外星智慧生物,結果任務失敗,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如今父子重逢,羅伊在太空深處發現瞭不為人知的秘密,漸漸觸達所有事件的終極真相……

            一直到看到導演詹姆斯·格雷的名字出現,我才敢確定《星際探索》有許多既視感證明它和導演前作《迷失Z城》有種種共鳴:都將電影的麥高芬設定為人類未及的探險夢想,都讓父愛的缺失和子輩的追尋停留在緩慢的歲月和旁白中……

            不同的是這回詹姆斯·格雷將目光望向瞭更復雜的星辰大海,這裡的月球基地開著賽百味,火星地底的人類基地住著幾乎沒到過地球的人類,完全值得IMAX觀影的絢麗壯麗太空美術滿足瞭文藝青年簡單的浪漫幻想,也令冷靜的科學原理失去瞭邏輯自洽的機會。被科幻片喂大的一代觀眾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捉蟲的好機會,為什麼人類可以飛向海王星仍然會使用如今的火箭飛船?憑什麼光年之外的太空電湧可以毀滅世界?跑那麼遠就為瞭發一條語音啊?為什麼火星的美術風格和《銀翼殺手2049》如出一轍?種種如此這般自然無法像《迷失Z城》那般簡單完整地把世界構建給觀眾。

            盡管如此,我仍然愛《星際探索》。就像從《地心引力》開啟的一系列將科幻降神引回到人性本質思考的科幻片,《星際探索》同《湮滅》《降臨》一樣,仍然是導演們在反類型地用宏大科幻背景去投射人類本質裡的文藝情懷。爆炸也好,槍戰也好,就算是嚇人一跳的太空猩猩都不過是導演內部“太空心理學”的外部動機。當物理科技條件再也無法遏止人類探索的步伐後,用什麼來填補人性本身的空洞?是機械似的心理輔導治療測試,還是妥協地屈服於理想?走入吞噬盡光線與野心的無盡黑暗裡,深邃的孤獨定義下前進和後退都算是一種逃離,人類到底會把自己逼到哪一步?在佈拉德·皮特抑鬱的獨白當中,整個電影看起來就像是一場自說自話的冥想之旅,是星辰大海,也是過眼雲煙。

            同時《星際探索》仍然奢侈地把父子關系思考硬生生架入進宇宙宏大的思考當中。湯米·李·瓊斯飾演的父親在廣義角度裡足以稱為人類先驅,超前的夢想承載著天才的狂熱;可是沒人在意的是這種狂熱也是人性崩塌,傢庭淪陷的起點。當父親和丈夫的角色沒辦法在夢想中立足,那麼最終的結果隻會是在戕害他人和自我殺戮的道路上越行越遠,走向人性背面的極端。而佈拉德·皮特飾演的兒子則隻能在父親角色的缺失中被牢牢壓抑在兒子的角色裡,用對父輩的懷疑同夢想殉葬,單方面追尋二十多年仍不能和解的父子隻好把愛或者恨消化在太空深邃的孤獨和莫衷一是的人道規律裡。

            也是在電影結束最矯情的時候想到瞭大衛·鮑威,想到瞭《space oddity》。一種說法是歌詞裡因為意外與空間站失聯的Major Tom其實自願被放逐進入無限的星辰大海,

              "Here I am floating round my tin can,
              Far above the Moon,
              Planet Earth is blue
              And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但願你我不需要再如此消解宇宙級的孤獨,好好生活,好好去愛。